产品中心

Copyright © 2013 蓝月棋牌|蓝月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
织梦58模板

上海:重伤快递小哥可以回老家过年了

2019-03-23

上海:重伤快递小哥可以回老家过年了

  中新网上海新闻1月25日电  (孙国根 曹黎静)江苏省来沪打工的快递小哥小袁一年前惨遭车祸,左大腿粉碎性骨折、动脉断裂导致大出血,生命垂危。一年来,经海军军医大学附属公利医院上海工匠、骨科主任杨铁毅教授领衔的骨科“脊梁骨”团队的不懈努力,爱心接力(医院已为其垫资50余万元)和精心救治(9次手术,输血6500多毫升),非但保住了大腿,目前已能拄拐下地走路,今年可以老家过年了。

  去年1月21日,一场噩梦降临在小袁身上:晚10时许,他在雨夜骑着电瓶车沿着浦东新区利津路行驶至浦东北路路口时,一辆迎面而来的白色小轿车试图左转,将小袁连人带车撞飞了20米远,小轿车深深凹陷,而电瓶车几乎完全散架,他倒地不省人事,左腿血肉模糊,鲜血如注。

  路过的好心人为他撑伞,120急救车呼啸而来,将小袁就近送至海军军医大学附属公利医院(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利医院)。据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王思辉回忆,小哥送来的时候,处于昏迷状态,血压为0,无法测出,随时有生命危险。

  杨铁毅主任在家中接到电话后火速赶到医院,看着经输血抢救后意识稍有恢复的小袁,他心里很清楚:“输血治标不治本,如果不尽快处理原发病灶,同时大量出血和输血会引起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而危及生命;除了看得见的左腿外伤,车祸是否还造成其他复合伤?所幸经全身CT扫描确认,小袁脏器没有损伤,于是所有棘手问题全都集中在受重伤的左腿上。

  凌晨1点,手术台上。由于左股骨干开放性骨折,首先要将患者股骨制动,以免引发二次损伤,第二步就是创口止血。但当医生揭开患者纱布的一瞬间,鲜血几乎是汹涌喷出的,根本无法查看伤情。杨铁毅说:“我们判断伤到了大血管,原本希望找到出血口,但此时已无法再进行任何手术操作了,只能填塞纱布先保住性命。”

  由于血源库存紧张,医院紧急联系中心血站调来血包,从凌晨至天色渐明,将近4000毫升的血液流进小袁体内,但输血也造成其体内的血小板几乎耗尽,10余个单位的红细胞悬液被紧急调配救援。在骨科、麻醉、重症监护等多学科的联合治疗下,近72小时后,小袁的生命体征逐渐趋于平稳,6500毫升鲜血,终于留住了这个年轻人的生命。杨铁毅说:“一个成年人的全身血量也仅约5000毫升,这相当于把小袁全身的血液几乎换了一遍。”

  接着,医护人员在反复确认小袁可被搬动移位后,迅速为他做了CT血管造影,证实其左腿主动脉确实已完全断裂。这时,患者小腿上已出现花斑样改变,意味着肌肉、神经都开始坏死! 

  杨铁毅说:“按医学常规,凡大、小腿血管破裂或阻塞缺血6至8小时以上者,均主张截肢,以保全生命。”因为缺血后保腿极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是技术原因,若非有经验者,难以进行血管探查与吻合术;二是血管本身,由于腿部血管存在侧支循环,某些钝性血管损伤难以被察觉;三是毒素感染,坏死肌肉的毒素会从破损血管循环至体内,造成肝昏迷、肾衰竭、肺栓塞等严重并发症而危及生命。

  仔细查阅国内外文献发现,超过8小时进行的保肢病例少之又少,尤其是股动脉断裂者,成功率低于50%。而此时,小袁的股主动脉阻断已超过36小时,左腿几乎被宣判“死刑”!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在医护人员一筹莫展之际,小袁的哥哥从江苏省句容市的老家赶来医院。这时医务人员才搞明白:为什么小袁从入院起就没有任何亲友探视?原来除了长期生活在老家的哥哥外,父亲早逝、母亲病重在床、妻子已与其离异……刚过而立之年的小袁,这些年都孤身一人在上海送快递,生活相当拮据。而这唯一的生活来源,又极大程度依赖着他的双手与双脚,若是没了一条腿,他的未来该如何走下去?截肢对他而言会彻底毁掉人生!

  杨铁毅当然明白,失去一条腿,对任何人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于是,杨铁毅下定决心,要带领尝试创造奇迹。入院后第39小时,“左腿保卫战”正式打响:得益于20余年来杨铁毅在显微镜下精细化手术的零失败丰富经验,这名“上海工匠”在破碎坏死的组织里寻丝逐迹,在动脉血管吻合的一瞬间,小袁惨白的左腿顿时恢复了血色。可这还不够——杨铁毅在患者小腿上切开两个一指长的口子,剔除水肿爆开的组织,并把骨筋膜室进行预防性切开减压,置入负压引流管,帮助毒素排出体外。杨铁毅说:“我们还考虑到,吸走毒素的同时,血清、蛋白及营养液也会流失,让伤口尽快愈合的同时还需预防静脉血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