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Copyright © 2013 蓝月棋牌|蓝月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
织梦58模板

上海医疗无私输出“授人以渔”

2019-08-14

  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Damia的父亲靠在病床上,向医务人员们咧嘴笑起来。这位年轻的父亲刚刚为女儿捐出了360克左半肝,经过一夜的悉心照护后,他的肝脏指标、腹腔引流量均已逐渐恢复正常。另一边的儿科重症监护室内,还戴着呼吸机的Damia也眨了眨眼——从出生即被确诊为胆道闭锁的10岁女孩,在病情又一次加重、危在旦夕之时,得到中国医生带来的重生希望。摘下口罩,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肝脏外科主任杨文锟长舒一口气,“谢谢上海仁济的医生,我们成功了!”

  今年适逢中马建交45周年,自2014年第一名马来西亚患儿前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接受肝移植手术开始,两国便在医疗技术领域结下了深厚缘分。如今,从“授人以鱼”至“授人以渔”,合作再次迈向新台阶:8月6月,仁济医院副院长、肝脏外科主任夏强率领肝移植团队远渡重洋前往马来西亚,联合当地专家完成了该国第一例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记者了解到,手术已获得成功,目前供受体均恢复平稳。该院院长卡玛鲁教授表示,“此次肝移植手术的开展,是两国在医疗领域合作的重要里程碑,感谢上海仁济医院专家的无私帮助和共享技术,衷心感谢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让该技术辐射至马来西亚成为可能,它为东南亚地区的患者带来了福音。”

  马方期待“输血”变“造血”

  Damia是一名先天性胆道闭锁患儿,如今10岁的她,仅有24公斤的低体重。辗转求医多年,也接受了葛西手术治疗,但她的病情却始终未见起色。去年,孩子出现皮肤巩膜黄染;今年5月起,病情再度加重:血胆红素迅速升高、凝血功能异常、消化道出血、肝功能衰竭迹象愈发明显。更不幸的是,Damia的姐姐已经因为同样的疾病等不及供体刚刚过世,仅有的这个孩子成为这个家庭的唯一希望,但病情若再发展下去,Damia也难以撑过半年。她的父亲终于下定决心:捐肝救女!

  夏强介绍,儿童先天性胆道闭锁发病率约万分之一,在经济和卫生条件相对落后地区,其发病率更高,而肝移植是唯一可行的治疗方式。“长期以来,大部分东南亚国家整体缺少儿童活体肝移植技术,除极少数患儿花费巨资前往欧美与新加坡就医外,绝大多数家庭不得不放弃治疗。”当地专家透露,肝移植手术费用约需30万至50万美元,远高于人均GDP十倍,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幼小生命消逝吗?

  机缘巧合下,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与仁济医院建立起了联系。2014年,一名4岁女童在沪接受手术,此后,源源不断的患儿被输送到中国。杨文锟说,仅2018年,就有近20名12岁以下患儿在仁济医院接受了肝移植手术,“但是我们也明白,长此以往只依靠仁济专家是不够的。除了仍有一些家庭无法负担前往中国治病的费用,每年新增的患儿也不可能都送去上海。”他告诉记者,“这激励着我们,一定要提升本院的手术能力才能真正更好帮助他们。预计我们未来开展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后,每年可挽救20名患儿的生命。”

  手术团队来沪实地进修“备战”

  “马来西亚专家提出这个想法后,我们也觉得很好。”夏强说,“这项事业最终将帮助处于肝病末期的孩子们,共享手术技术不仅可以造福马来西亚的患儿,未来也可以造福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乃至全世界的更多患儿。”

  6月16日,由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肝脏外科、小儿外科、重症医学科、放射介入科、显微外科、麻醉科、内科、儿内科的医生与护士等16人组成的“先遣小分队”抵达上海,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实地学习进修。每天最少两台、最多四五台手术让麻醉科医生吴廷炎很惊讶,但更佩服,“就拿我的专业来说,以前接触成人麻醉比较多,而小儿肝移植手术中的麻醉必须更精细,年龄体重稍有差别,用药剂量就得调整。”

  夏强解释,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绝非主刀医生一人可以完成,团队间配合尤为重要。马方的儿内科医生伍瑞腾坦言,凑齐团队是最难的事情,“为了能确保第一台手术的安全,我们就先来学习模仿仁济经验,包括人员配置、设备器械、术中流程、术后管理等。”那一天,站在仁济医院肝脏外科病房外,伍瑞腾眺望着远处的高楼有些感慨,“我们送来的第一个孩子,今年已经顺利上小学了,当时她已经被‘判了死刑’。可‘黄金宝宝’变成了健康宝宝回国,大家都振奋了,我也下定决心,以后不要再对家长说‘我没有办法’了。”